嵇含
嵇含(公元263年—306年),字君道,家在巩县亳丘(今河南省巩义市) ,自号亳丘子,西晋时期的文学家及植物学家,谯国铚县(今安徽省濉溪县临涣集)人,嵇康的侄孙。生于魏景元四年,卒于晋光熙元年,年四十四岁。举秀才,除郎中,曾任征西参军、骠骑记室督、尚书郎等职位。在永兴元年(304年)为范阳王邀请任职中郎,累官襄城太守。后依镇南将军刘弘于襄阳,好荐达贤才,弘待以上宾礼。陈敏作乱时,被荐为广州刺史。刘弘死后,嵇含留领荆州。嵇含素与司马郭劢有隙,司马郭劢乘夜杀害了嵇含。嵇含的著名作品不多,包括了三首五言诗《登高》、《悦晴》、《伉俪》。虽然《隋书·经籍志》录有《嵇含集》10卷,但已佚失。永兴元年(304年)著有《南方草木状》一书,为我国现存最早的地方植物志。

古时的亳丘就是现在的巩义市鲁庄镇。鲁庄镇地处巩义、登封、偃师三市交界处,南依嵩山,北望洛河,东托九山,西携缑岭,山川壮丽,景色秀美。商汤克夏建都西亳之初,曾在这里祭天祷雨,因是殷商祭天的环丘,又称“亳丘”。南北朝以后,称“鲁义姑庄”,再后才称“鲁庄”。

公元263年,景色秀美的亳丘之地,嵇姓人家,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,一个婴儿呱呱坠地,迎接他的是他的叔父,为他起名——嵇含。

嵇含的家族

嵇姓,在那个年代,著名于仕族。

叔祖父嵇康,诗文高妙,精于管弦,“竹林七贤”之一,但由于刚肠嫉恶、锋芒毕露,为司马昭不容,终遭杀身之祸。叔父嵇绍(嵇康的儿子),晋惠帝朝的侍中大夫,在皇家内部发生叛乱,兵交御辇、飞箭雨集的生死关头,用自己的身躯护卫司马衷,致血溅御衣、毙于帝侧,被历代封建统治阶级视为忠君典范。

嵇含的成长之路

如果说幼年的嵇含是不幸的,但在成长的路上,嵇含又是幸运的。嵇含的幸运得益于叔父的引路,正是叔父这位智慧引路人,他的人生旅程才没有偏离航线。

少年时的嵇含,好学能文,特别善于独立思考。一日,他在自己的门上写上归厚之门,在自己住室内写上慎终之室,就是经常提醒告诫自己,陶冶良好品德,保持谦虚求学的态度。天赋高,家教好,成绩优异,自有上天眷顾,人生就像开挂一样,嵇含被楚王司马玮征召为掾(秘书一类辅佐官)。

然而现实世界不是理想的天堂,是交织着谎言与真相、残酷与美好的。宫廷的纷争,嵇含受牵连,侥幸没有判罪。初出茅庐,遭遇重大挫折,嵇含毅然离开,回家后日益发奋读书,以品学兼优的新形象闻名于朝野,被地方举荐为秀才,被朝廷任命为郎中(尚书辅佐官)。

这个世界有惊涛骇浪,但毕竟还有美好的部分,怎样在现实世界中寻求平静?嵇含的秘诀是走文艺发展的道路。文艺不是简单的认知标签,而是一种生活理想。做中书侍郎的嵇含,要写很多书信檄文,从不用打草稿,援笔为文,文不加点,一挥而就。

他的很多著作被《艺文类聚》、《太平御览》、《齐民要术》等收集,其中赋、诗、诗序、铭、诰、谏、议、论、书等50余首(篇)。他有一首《孤黍赋》,托物言志,反思自己初出茅庐,像一棵孤黍一样,不择时机,不择地方,为求一时之荣而获罪的教训。《长生赋》表现了他敬孝双亲,胸怀大志,勤奋好学的情操。他写的《鸡赋》守时告晨,未尝有殆勉励自己发奋学习,守志以恒。他的《伉俪诗》表现了他向往夫妻恩爱、温馨和谐的家庭生活。

嵇含与《南方草木状》

在前方暗淡无光的时候,那些原先集聚在一起的思想,自会发光。而真正的成功,往往是那些能静下心,把时间、精力、资源和毅力投注到一件事上,把事做好做透的人。

嵇含利用居官南方的机会,广搜博采,仔细观察,将岭南的各种植物,根据不同属性,分成草、木、果、竹四类八十种,根据叶、果、形状、习性、生长地域、味、色、食用和药用价值,分门别类,写成上、中、下三卷,汇集成《南方草木状》一书,条目清新,文词隽秀,叙述最为典雅,成为世界上最早的一部区系植物学专著。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植物学、农学、生态学、园林学、医学方面都起到了很大的启迪作用。后魏贾思勰在撰写《齐民要术》时,曾吸收了《南方草木状》的很多内容。其他如《艺文类聚》、《文选注》以及宋代以后的花圃地志,也多有援引。《四库全书》也将此书列入目录。

嵇含也是一位记录仪式感的原始圣手。嵇含记录了最能代表绍兴风俗的花雕嫁女的史实。

花雕,又名女儿红,嵇含在《南方草木状》中详录:南方人生下女儿到几岁时,便开始大量酿酒,等到冬天池塘中的水干枯时,将盛酒的坛子封好口,埋于池塘中。哪怕到春天的积水满池塘时,也不挖出来,只有当女儿出嫁时,才将埋在原池塘中的酒挖出来,用来招待双方的客人,这种酒称为女酒,它的口味是极好的。因为,此埋于地下的陈年女酒,由于其储存的包装物为经雕刻绘画过的酒坛,故称花雕。花雕其实应该说是雕花的雕花酒,只是因为古人喜欢将谓语动词后置的缘故,所以花雕的称呼也就一直沿用至今。 可以说,花雕酒成了女儿出嫁宴飨亲朋好友的必备之物,体现的是古越国之文明,也盛载着嵇含留给人类的一种深情和一种心愿。

嵇含离世

嵇含文功武备,在军事上,嵇含也可以算是个天才。先后参与军事事务、曾被授职振威将军、襄城太守。惠帝末年,属陈敏作乱,江、扬震荡,南越险远,而广州刺史王毅病故,镇南将军刘弘上书,表含为平越中郎将,广州刺史。嵇含还没有到广州上任,刘弘突然病重,刘弘又想把嵇含留在自己负责的重镇荆州,以接替自己。嵇含既有才干又性情耿直刚躁,与刘弘手下的司马郭励素有矛盾,郭励怀疑嵇含将来会加害自己,所以刘弘刚死,郭励乘夜间嵇含不备,将嵇含掩杀之,时年四十四。

嵇含,从书生意气到戎马倥偬到醉心草木,他短暂的生命历程,为我们揭示了世界并不全然完美,也启示教育我们,珍惜世界美好的那一部分,学会接纳残酷,用尽力气拥抱美好、品味美好。